Leeliny

回校时总想去死一死,跟家比起来,学校就是个屁

痛苦的事情不是吃难吃的东西,而是明明东西很难吃却必须吃掉,偏偏还不是能一灌了之,只能慢慢跟它磨。我吃饭的时候总是有这样的感觉,这世界为什么会有这个东西对你好你必须吃掉而不管我意愿的道理?

过去在毁灭

我感觉...过去在毁灭,我记忆里的家已经消失,台风天会开一树花的、寄生在愈来愈弱的鳄梨树上的、我至今没有寻找到它的名字的植物,对我有着神秘吸引力的菜地和独木桥,后院的榕树上特殊的毛毛虫和它透明的茧,破破烂烂严重漏水的瓦房,水沟里下雨后从下游河里爬出来的螃蟹,我总是种不活的向日葵,屋后的一片车前草和两颗黄皮树还有我不喜欢的米蕉,常见的孔雀树,后面的后面还有洋紫荆和大片三角梅,马路对面还有一棵很甜的水龙果树,它的隔壁是几棵人心果树,上去曾经是有几棵竹子我还吃过它的竹笋,后面变成了一片比我高不知道多少倍的大黄棕,以前夏天还有零零星星的萤火虫在树影里闲逛我还抓过它们后面却再也找不着了,虫鸣却是从未消逝但现在...在上面是个垃圾堆,我想继续数,却发现越数越多,小时候想逃离,现在却希望做梦能回到这,不过现在还是想逃离,逃离世界,活着有什么好呢?等我死后再给自己数数。过去在毁灭,未来却不可期待

花生好硬,不过味道还不错,唉,荔枝好难剥,我不能奢求太多,它没虫已经是我的福分了

我阴谋论愈发严重了,有个小活动请写书评的我竟然还在怀疑她是不是那谁谁谁的脑残粉故意坑我qq套我信息来整我,可怕可怕

自己拍的图,再丑也要拿来当头像

一直很喜欢一个版本的绿袖子,很有古典风,大约是用竖琴弹奏的吧

昨晚做了个梦,梦到了肺脓肿是重点,我怀疑自己精神有问题

怎样都好,我现在总算彻底死心了,我也不想点进去看什么了,过去早该抛弃了,留着它在这世上苟延残喘,它累我也累

乐乎印品